<menu id="w42s4"></menu>
<nav id="w42s4"></nav>
  • <nav id="w42s4"></nav>
      遷址公告
      招租公告
      招租公告
      中山火炬開發區灣西智谷(2420單元
      2022年度中德(中山)生物醫藥產業
      2022年度中山火炬開發區生物醫藥與
      關于組織申報2022年度中山火炬開發
      點擊查看更多>>
    請輸入關鍵字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導讀
      
    生物醫藥產業的國家支撐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0-01-12

      在政府對生物醫藥產業的扶持政策中,最直接也最有效的表達就是直接以財政資金的形式拿出真金白銀扶持產業發展。而考慮到生物醫藥研發的高投入、長周期、高風險特征,為加速提升生物醫藥產業的研發能力,特別有必要在生物醫藥產業實施一般性的“研發稅收減免政策”,提供方便的金融服務。在這方面,各國的發展情況如何?有哪些經驗值得我們借鑒?

      正在推動的經濟發展模式轉變和產業轉型中,從戰略的高度看,中國在2009年出臺一系列新醫改和促進生物醫藥產業發展政策的基礎上,在2010年將繼續出臺一系列政策,發展壯大中國的生物醫藥產業。而環顧世界,我們發現,在金融危機的陰影仍籠罩著世界主要經濟體時,作為21世紀最有前途的產業,生物技術被各國作為科技和經濟發展的戰略重點。其中,生物醫藥技術更是成為生物技術研究開發的熱點。與中國一樣,各國其實都面臨與那些正在設法保住先進生物科技和藥劑公司的發達國家的競爭,為使本國生物產業擁有足夠的競爭力,目前世界各國都必須在吸引世界級的藥劑公司以及網羅優秀的生物科技人才方面再下功夫。

      財政支持,最直接的表達

      在政府對生物醫藥產業的扶持政策中,最直接也最有效的表達就是直接以財政資金的形式拿出真金白銀扶持產業發展。

        美國作為世界上生物技術最為領先的國家,多年來不斷加大對生物產業的直接資金投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在生命科學領域所投入的經費從1998年的130億美元猛增到2005年的279億美元,占美國非國防研究預算支出的比重由32%提高到49%,在聯邦政府的研究預算中僅次于軍事科技。美國各州也紛紛加大投入,鼓勵大力發展生物醫藥產業。如:加州設立了30億美元的州基金,馬州2008年首次撥款10億美元,新澤西州科委明確規定每年4000萬美元科研資金中的60%用于支持干細胞研究,引領了生物醫藥產業的研發方向。

      日本是全球第二大藥品市場,他們在生物醫藥產業取得成功的關鍵是增加生物醫藥技術的研發投入。日本政府2003年財政預算中,有5千億日元與生物技術的研發相關;除了政府預算外,47%的科研基金也被用于生命科學項目。日本政府近年來不斷加大對生物技術基礎研究的投資,重點培養生物技術研究人員,放寬對新藥的審查管制,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生物工程企業。至2006年底,用于生物技術的研發費用翻了數倍,達到2萬億日元。

      德國政府近年非常重視生物技術的研究發展,2008財政年度,聯邦教研部將獲得91.87億歐元的預算,重點資助生命科學和創新技術的研究。早在2001年,德國通過的預算案將生物技術、基因技術與信息技術并列為未來三大科研重點,加大了對生物醫藥技術的投入力度,投入總額多達30億馬克,比2000年預算增長5%。同時,德國政府專門提供了1.5億馬克的風險基金以加強硬件方面建設。為了開發平臺技術(生物信息、蛋白質研究、系統生物學),根據2001年制訂的生物技術框架計劃,德聯邦教研部(BMBF)曾計劃在4年時間內為此投入8.6億歐元。

      為了推動法國生物技術的發展,從1991年開始,法國聯合有關公司制定了一項生物技術工業的5年聯合規劃,其中醫藥保健和化學制劑成為重點開發的領域。根據這項5年計劃,私營和政府部門的機構都可申請有關生物技術項目的經費,政府在10年用于生物技術的資金增加了10倍,到2001年,政府對生物技術研究開發的總投入達2.5億法郎。2001年法國政府正式公布《2002年生物技術發展計劃》,決定由國家直接撥款1億歐元進行開發、研究和創辦新企業,并通過信用擔保和稅收優惠等措施,使生物技術創新企業得到至少5億歐元的資助。法國2002年的財政預算包括1.33億美元的生物技術啟動資金,其5300萬美元作為種子資金,另外的8000萬美元作為貸款,使法國生物技術產業從2002年開始崛起。

      在亞洲除了日本,新加坡近年生物醫藥產業發展迅速。新加波經濟發展局設立了“生物技術投資風險基金”,開始關注生物醫藥業并向其投資。2000年,政府決定將生物醫藥作為戰略產業給予重點扶持和優先發展,并成立了由副總理牽頭掛帥的生命科學部長級委員會。2006年,新加坡將生物醫學列為國家第四個“科技發展五年計劃”的戰略性研發項目,將數十億經費注入生物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領域。2007年,政府又啟動了“生物醫藥科學概念驗證計劃”,計劃在隨后的3年中投入600萬新元資助20個具有商業前景的研究項目。值得一提的是,淡馬錫控股和政府投資公司這兩家新加坡國有投資公司在其中發揮了巨大的作用。這兩家公司一方面給海外的生物公司提供資金,吸引他們到新加坡辦廠,另一方面則投資設立新加坡的生物科技公司,其所控制的生物風險投資高達10多億新幣。

      除了吸引國際著名大企業在新加坡設立研發中心和加工廠之外,新加坡政府大力招商引資,以促進生物醫藥產業規模的形成。新加坡經濟發展局曾經設立了十多億新元的生物醫藥發展基金,以資金、土地和廠房折價等方式與外方合資辦廠。自1991年以來,經發局以資金入股的形式累計投入4.36億新元,支持了大小近百家公司,有力地促進了產業規模的形成。直接投資辦加工企業,是發展生物醫藥產業的另一種嘗試,2002年經發局投入1.5億~2億新元建成了本地最大的生物制品生產企業,以生產克隆抗體為主,為主要制藥公司提供原料和服務,包括培養、純化、分析測試和質量控制等。

      稅收優惠,最重要的承諾

      考慮到生物醫藥研發的高投入、長周期、高風險特征,為加速提升生物醫藥產業的研發能力,特別有必要在生物醫藥產業實施一般性的“研發稅收減免政策”。

      據外電報道,近期美國生物醫藥工業組織(BIO)正向國會議員請求財政援助,以救助在這場金融危機中面臨困難的小型生物制藥公司。許多小型生物技術公司都沒有贏利,并且被這場全球性的衰退嚴重打擊。BIO宣稱,在370家生物技術公司中,大約1/3的公司現金流只夠維持6個月。目前,BIO正起草一個稅務改革提案,通過減免稅收來幫助這些公司,直到他們營利為止。

      從他國經驗來看,結合國情,針對本國公民發病率較高的病種,出臺更具有激勵性的新藥開發稅收政策是行之有效的引導手段。美國1983年出臺的鼓勵罕見病藥物研發的特別稅收優惠政策多年來就收到了十分明顯的效果。

      在美國馬薩諸塞州擁有百所世界一流的大學和科研機構,如哈佛大學、麻省理工學院等。該州擁有數千位世界級的科學家和數十位諾貝爾獎獲得者,具有突出的人才優勢;整合了世界一流的生物醫藥研發能力,科學技術競爭力位居全美之首。為了推動生物醫藥產業的發展,該州成為美國研發稅收政策最優惠的地方之一,州政府2008年還撥款10億美元發展生物醫藥產業。這促使該州全年吸引的生物醫藥研究和投資資金達60億美元,人均風險基金投資額位居全美首位,總研發開支大約為美國平均值的3倍。

        金融服務,撥動心弦的關鍵指頭

      現代經濟的高速發展,對金融工具的依賴性大大提高,對于生物醫藥產業來說,能否尋找到方便的金融服務,正成為各國政府間PK的新賣點。

      盡管歐洲生物技術產業近年來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與美國相比,雙方的差距仍然巨大,美國生物技術公司的平均活動水平比歐洲高出大約60%,在籌集資金方面美國也比歐洲高出5倍,雇員人數是歐洲的2.5倍。缺少一個統一的為歐洲高技術企業融資的泛歐金融中心仍然是阻止歐洲生技公司獲得充足資金的一大障礙。然而,由于歐洲生物技術公司近年來表現強勁,雙方的差距正在縮小。

      美國生物產業的高速發展,離不開鼓勵風險投資發展政策的推動。1998~2000年,美國生物技術公司的風險資本數額為31億美元,2001年生物技術部門籌集資金達到80億美元,其中大部分來自于風險資本家與社會公共機構投資商。

      美國新澤西科委通過給予前期引導資金的形式培育早期的、成長型小企業,特別是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公司。新澤西經濟發展中心作為商業化企業孵化中心,主要任務是通過給予低息貸款的方式幫助那些技術已經達到一定商業化程度、產品比較成熟的小公司。

      在產業融資方面,私人資金、風險投資在近些年德國生物制藥產業的發展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其結構性的變化對高新技術企業有著重要的影響。

      同樣在金融方面,法國政府曾應生物技術聯合會要求,把減免的研究開發稅額在投資l年而不是3年后就返還給投資公司,并廢除對雇員享有股票選擇權征收社會擔保費的規定!

        鼓勵創新,市場充滿期待

      對于生物醫藥這樣的高附加值產業,未來產品的市場實現必須在制定政策時予以考慮。

      美國在生物醫藥產品的市場準入上制定的優惠政策,被各國效仿。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FDA)對于采用生物技術生產出來的藥品與傳統藥品給予平等的待遇;同時,延長生物藥品專利保護期限,從17年延長為20年,且專利申請接受后立即生效;FDA還制定了一系列旨在幫助創新性技術投入應用的政策,這將極大地鼓勵新產品的創新速度。

      日本政府早年宣布,將下大力氣培育生物產業,把生物產業作為國家核心產業加以發展,以實現“生物產業立國”的戰略目標。這是日本繼汽車和信息產業之后,首次明確將生物產業也納入國家戰略發展產業的范疇。日本政府為了促進基因制藥的研究及生物技術風險企業的培育,出臺了一系列有關政策。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當年日本政府成立了以首相為首的生物技術戰略會議,并頒布了長達200余頁的生物技術戰略大綱,其中詳細闡述了具體的戰略重點及實施計劃。戰略大綱中提到的有些具體計劃后來列入政府重點開發項目。如國立癌癥中心及國立循環器官疾病中心建立了針對相關疾病的蛋白質組研究計劃。

      還有些國家在扶持生物醫藥產業發展中,將產品價格也考慮在內。比如法國為了鼓勵制藥企業開發新藥,尤其是基因技術和生物技術產品,前兩年改革了對新研制藥品價格的管理程序,允許制藥企業自行確定新藥價格。

      國際化,是對手也是朋友

      為了保持自己的領先地位,與其與高端對手競爭,不如結盟。這表明了歐洲生物技術公司正在走向成熟,因為它們已不再將同行僅僅看成是競爭對手。

      歐盟委員會前主席普羅迪早年曾提出,歐盟要在10年內與美國在生物技術領域相抗衡。為實現這一雄心,丹麥等國在成功打造醫藥谷的基礎上,又提出了波羅的海生物技術合作計劃,建設斯堪的那維亞一波羅的海生物醫藥帶,這是波羅的海地區一個新的、打破地域的生物技術合作計劃。這個計劃包括了愛沙尼亞、拉托維亞、立陶宛、德國、瑞典、挪威、冰島、芬蘭、波蘭和丹麥等國家。這個計劃的目的是創建一個研究和教育的論壇,實現相互借鑒和人才流動,促進整個地區生物醫藥技術的發展。

      近年來,歐洲生物技術企業出現的另一顯著變化是行業內結成聯盟和伙伴關系的公司逐漸增多,在數量上已經超過了與大型工業集團或大型制藥公司結成的聯盟,這樣做主要是出于戰略考慮,因為可以形成優勢互補,充分利用別人創造的經驗和技術,從而達到迅速擴大經營規模,增加收入,占領市場等目的。

      另外,生物技術公司相互之間結成聯盟或伙伴關系的增多,也表明了歐洲生物技術公司正在走向成熟,因為它們已不再將同行僅僅看成是競爭對手。一個最顯著的例子是德國公司通過大規模的相互投資,已經與許多美國公司建立起了伙伴關系。

      另外,從分析來看,日本在生物技術的開發上僅次于美國,關鍵的一點是日本在發展生物技術產業方面特別注意不斷加強世界市場的開拓,進入歐洲和亞洲市場。日本政府通過各種財政手段的支持,已經在美國設立了200多個生物技術研究開發機構。

      尊重我,也尊重我的知識

      生物技術產業的支撐有賴于大學等研究機構不斷推出新研究成果,只有將成果及時轉移至相關企業,才能實現產業化。

      美國生物醫藥產業政策主要體現于兩部法案中:一是《生物技術未來投資和擴展法案》,該法案充分考慮到生物醫藥產業的特殊性,通過政府修改賦稅制度,極大刺激了研究和投資生物醫藥的積極性,從而彌補了過去《內稅法典》中關于凈運營損失(NOL)的規定對生物醫藥產業的不公平性的現狀;二是《州政府生物技術議案》,該議案囊括了美國所有州政府的生物技術工業發展戰略,其目的是為生物技術公司營造良好的政策環境,促進生物技術工業的發展。這兩部法案不僅擁有法制化程度高的特點,而且還體現了偏重生物醫藥產業發展、關注中小型制藥企業以及注重人力資源等方面。

      日本在出臺的知識產權戰略大綱中明確提出了對生物技術相關專利的快捷審核、審核標準的國際化以及促進大學發明技術向民間轉移等有關措施。將嚴格執行蛋白質專利的審核條件,同時又明確了再生醫療領域相關技術也可申請專利的重大舉措。從專利政策角度對正在崛起的生物技術產業給予有力的扶持。

      在德國,專利可為技術成果的產業化提供20年的法律保護。在專利有效期之內,第三方可與專利所有者協商以許可證的形式使用發明成果。良好的專利轉讓環境極大地激勵了德國生物技術企業申報專利數量的上升。其中,在2001年,德國生物技術企業的專利申報數量比1999年增長了8%,授權也增長了173%。

      新加坡經濟發展局認為,新加坡重視保護知識產權并擁有完善的執法機制和良好的研發和風險投資環境,使其成為在生物醫學領域取得成功的關鍵因素。

      生物技術產業的支撐有賴于大學等研究機構不斷推出新研究成果,只有將成果及時轉移至相關企業,才能實現產業化。美國大學普遍設有技術轉移辦公室、大學科技園。各個技術轉移機構充分掌握了市場和企業的需求,對所需的轉讓專利和技術的價值進行科學評估,在此基礎上尋求合適的企業進行技術轉移。一系列的程序和過程都是在技術轉移專業咨詢委員會組織高水平的專家、律師和企業家共同參與下進行的,因此大學科研成果轉移的能力強,技術轉化的時間短,技術轉移機構也能獲得很高的利潤。日本主要大學雖然相繼設立了技術轉移機構(TLO),但其功能遠沒有得到充分發揮,普遍缺乏創新的經營管理人才。

      政府在培育類似生物醫藥這樣的創新型產業的過程中,應不單純追求利潤增長,更要關注產業能否給本地區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如加州在支持Amgen公司過程中,就明確規定有一部分資金用于公司員工招聘和培訓;馬州每年有1000萬美元資金用于人力資源培訓;為了吸引優秀人才到中小型生物技術企業工作,新澤西科委專門設立了人才基金,為他們提供良好的薪酬待遇。

     

    免费看一级一级人妻片_久久99国产精品久久99_久久国产偷任你爽任你_人妻人人捏捏人人揉揉